9岁男童被打死后的家属之问:小区内我们也没法保护孩子?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网络文化 >

9岁男童被打死后的家属之问:小区内我们也没法保护孩子?

点击:24605
  

  长沙9岁男童被殴打致死后的家属之问:

  案发地离家不到85米,我们也不能保护孩子吗?

9岁男童棋棋生前的照片。
9岁男童棋棋生前的照片。

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陈彦霏 段意茜 发自湖南长沙

  棋棋的遗体,躺在追远厅中央,身上盖着蓝白相间的卡通被。家人围在他周围,弯下腰,隔着玻璃,仔仔细细去看他最后一眼。

  11月12日下午,9岁男童棋棋的追思告别仪式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举行。不久后,这个跑步拿第一、喜欢书法、被认为是“孩子王”的小朋友,化为一缕烟,消散在天地间。

  11月5日,长沙雨花区汇成上筑小区发生一起命案。在距离棋棋家不到85米的小区道路上,这个9岁男童遇害。11月9日,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发布警情通报称,犯罪嫌疑人冯某华已被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据冯某华父母反映,冯某华2010年曾因患精神分裂症在医院治疗。

  20分钟,一条生命逝去的时间;不到85米,案发地距棋棋家的距离。棋棋家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在这样一个时空距离下,棋棋竟遭遇不幸。

 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?围观人群冷漠?小区安保薄弱?精神病患未被记录?

  每一起悲剧发生,总是种种因素的叠加。这一次,案发小区居民感同身受:难道在小区内,我们也没法保护孩子吗?

  A 不接送的上学路

  棋棋生前所居住小区,属国企单位房,但老房子没拆,周围就建起了新的商品房,整个小区便分为老楼和新楼,老楼设施陈旧但租金便宜,不少租住户便住在这里,棋棋家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许多租户选择住在这里,除了离市中心较近外,孩子上学方便也是一大因素。记者走访发现,距离小区1公里范围内,有两所小学,小区内还有一家幼儿园,距命案发生地仅有50米左右。

  棋棋就读于雅塘村小学。11月5日下午1点20分,他和往常一样,出门找同学糖糖结伴上学。他走到离家不到85米的5栋楼下,边在电梯前玩边等糖糖下来。与此同时,住在5栋3楼的冯某华正乘坐电梯下楼。

  一楼电梯前,本有一个监控摄像,但物业告知死者家属,只是摆设。于是,电梯厅内一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,冯某华为何突然开始追打男童棋棋,至今仍是一个谜。棋棋家属从散落在现场的外套和鞋子分析,两人在电梯厅里已发生了激烈争斗。

  据棋棋家属介绍,监控画面显示,当日下午1点30分左右,5栋楼前对外的摄像头,第一次拍到了棋棋和冯某华:冯某华拿着一把改锥,追着棋棋出了单元楼。从5栋到小区大路需经过一段台阶,棋棋摔倒在最后一级台阶上,冯某华趁势骑在棋棋身上殴打。据警方披露,冯某华身高178厘米,体重102公斤。

  “棋棋特别喜欢跑步,每天都是跑着去上学的。”棋棋奶奶说,早在两年前,棋棋二年级时,家人就没再接送他上下学,一是家离学校也就10分钟路程;二是跑起来家人都赶不上他。可是,家人怎么也想不到,已近1米4个头的棋棋,会遇到冯某华。

  B 被吓退的出手

  事发小区的居民也没想到,事件发生后,舆论的矛头会首先指向自己。

  棋棋遇害一天后,一篇名为《长沙9岁男童被殴打惨死无人施救》的文章在网上传播,内容直指小区内居民围观冷漠。

  调取监控视频后,警方发现,当日下午1点30分到1点33分,在冯某华追赶棋棋的前3分钟里,没有行人经过。1点33分到36分,才陆续有群众经过并报警。

  实际上,大多数小区居民,都是被惨叫声吸引过来的。一位小区居民告诉记者,一开始,他们以为是父亲在教训儿子,但听见打得那么惨,附近三四个单元都听得见,就觉得肯定有问题。由于搞不清楚情况,在短短3分钟里,一些人没敢贸然上前。

  还有一些人选择出手干预,但没成功。附近正在翻修外墙的一位建筑工人,曾和工友拿着木棒和网子准备施救,却被冯某华手中改锥和阵阵吼叫声吓退。100米外的保安,也欲前来施救,却因忘拿工具,中途折返去取,返回时已错失良机。

  当雨花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,棋棋已奄奄一息。

  当日下午3点25分,因抢救无效,棋棋停止了呼吸。

  C 保护是否有盲区?

 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从雨花派出所到事发小区,正常情况下,开车需 11到14分钟。

  据棋棋家属及现场目击者回忆,从和冯某华相遇,到孩子被打得丧失抵抗能力,时长不超过10分钟。

  家庭保护疏忽,而警方又难以立刻介入的情况下,如何保护孩子,成了悲剧发生后引人思考的问题之一。

  儿童保护与服务研究专家贺连辉在研究中提到:长期以来,儿童保护强调的是家庭保护、学校保护、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,但随着人口大规模频繁流动等因素的影响,社区已成为儿童保护机制发展的新方向。

  在接受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,案发小区所在的雅塘村社区居委会熊主任坦言,社区内记录在册的精神病患,他们都会同当地公安和医院一起,进行定期随访,监督观察服药情况及其精神状态,但对外来流动人口,的确是监管盲区。

  按照我国于2018年修正的《精神卫生法》第四章第五十五条规定,社区卫生服务机构、乡镇卫生院、村卫生室应当建立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健康档案,对在家居住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进行定期随访,指导患者服药和开展康复训练,并对患者的监护人进行精神卫生知识和看护知识的培训。

  截至目前,冯某华的父母是否接受过相关培训,相关部门暂未披露任何信息。不过,据社区工作人员证实,冯家的确没有主动上报过“自家孩子曾患精神分裂症”。

  “我们了解到,行凶者只是该小区一位住户的亲戚,住进小区还不到5天。如家属不上报,我们很难发现。”熊主任认为,如属于外地迁入,应该由迁来地区的医院或社区向他们告知情况,截至目前,社区并未收到任何告知。

  除对精神病患者监管显现盲区,公众对类似突发事件,也缺少必要意识和心理准备。

  事发小区多位住户向记者表示,之前从没有接受过有关精神病患上报及紧急情况处理的宣传指导。

  据记者观察,其实,在棋棋的上学路上,一些重要路口和学校周围,上学放学时间段会有社区志愿者执勤。不过,居民小区内,却是社区保护的盲区。“因为人手有限,小区内部主要还是依靠物业保安,对于一些安保力量比较薄弱的,我们也只有建议加强。”熊主任说。

  采访中,事发小区居民向记者表示,小区内很多保安都上了岁数,一些设备工具也不齐全,一旦小区安保不力,就造成了儿童保护的真空区域。

  随着嫌疑人落网、遇难者火化,悼念棋棋的蜡烛和菊花也已撤走,案发小区像以前一样恢复平静。这起悲剧看似就要随时间淡去,但无法平静下来的,是家长们的内心,悲剧之后并无改变。他们担心的是,下一个受伤害者,会不会是自家孩子。

【编辑:于晓】
顶一下
(80962)
踩一下
(74019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